“效果明顯”的“爆款保健品”很可能是個坑——揭秘“三無”保健食品地下産業鏈

乐橙娱乐

2018-10-13

  新華社北京6月20日電題:“效果明顯”的“爆款保健品”很可能是個坑——揭秘“三無”保健食品地下産業鏈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朱國亮、梁曉飛  51個種類、166萬粒,成品及原料總重40余噸,這是山西省太原市公安機關正在查處的一起跨省生産假冒保健食品案件。 查獲的假冒保健食品功效從減肥到調節機體免疫,從緩解疲勞到改善睡眠,不一而足。

  近期,全國多地警方查獲大量無正規生産廠家、無準確生産日期、無質量檢測的“三無”保健食品案。

這些“三無”保健食品不少以“效果明顯”的口碑,在微信群和朋友圈備受追捧。

受害者多為中老年人,他們輕則失財傷身,重則危及生命。

  “療效明顯”多因添加違禁藥物  近期,多地警方披露大量有毒有害保健食品案。

  江蘇如東縣警方最近在河南三門峽市和洛陽市分別搗毀一處生産假壯陽藥窩點,其中在三門峽市生産窩點查扣假“蟻力神”1萬余盒、各色膠囊300余公斤;在洛陽市生産窩點查獲假壯陽藥成品、半成品100余種,總重超過7噸。

  河北、湖南等11個省區市公安機關會同當地食藥監管部門,破獲一起利用互聯網制售有毒有害食品案,摧毀了一個覆蓋全國的龐大犯罪網絡,打掉黑窩點、黑工廠22個,查獲降糖類有毒有害食品15萬盒,涉案金額高達12億元。

  湖北、山東、河南三地警方聯手,查獲“三無”保健食品超過10萬余粒;吉林省吉林市警方最近查獲“降壓溶脂”有毒有害保健食品,涉案價值100余萬元……  在中國裁判文書網,記者檢索“保健食品”和“有毒有害”等關鍵詞發現,近3年來,與保健食品相關的刑事案件總體呈現上升態勢,2015年一審判決案件為432起,2016年為564起,2017年為741起,今年截至目前有166起。   “不少‘三無’保健食品服用後‘療效’明顯,其實是違禁藥物在起作用。

”中國人民公安大學食品藥品與環境犯罪研究中心主任李春雷介紹,近年來,隨著人們健康意識提升和保健消費增加,相關違法犯罪行為高發。

從警方查獲的大量案件看,許多保健食品存在非法添加違禁藥物的情況,其危害輕則損失錢財,重則傷害身體,有的甚至可能致命。   “查獲的減肥産品中主要是非法添加西布曲明、酚;緩解疲勞的主要非法添加西地那非、他達那非;降糖類非法添加鹽酸二甲雙胍。 ”江蘇南通市公安局食品藥品和環境犯罪偵查支隊隊長陳剛説,南通警方查獲的偽劣保健食品案件主要涉及減肥類、降壓降糖類、治療風濕類、緩解疲勞和改善睡眠類等,這些非法産品無一例外均含有國家明令禁止非法添加的物質。   “三無”保健食品添加的違禁藥物副作用大,且無固定配比,安全隱患大。

通過對2013年至2016年初媒體報道的270多例保健食品犯罪個案進行研究,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工作人員任韌發現,約2.59%的案件存在受害人服用有毒有害保健食品後死亡的情況。

  花兩三萬元買臺機器就開工,專家義診免費愛心都是套路  一捧藥粉,幾捧玉米粉,在臉盆裏混合攪拌後裝入膠囊,塞入精美包裝盒,就成了爆款壯陽藥,沒有衛生消毒,沒有劑量標準。

這是公安機關近日在湖北、河南等地查獲的一起假冒保健食品案件。   陳剛告訴記者,在南通警方破獲的案件中,被搗毀的生産窩點主要集中在農村地區及城鄉接合部,生産場所大都較為隱蔽,設施簡易,工藝粗糙,生産環境臟亂差。

  江蘇省南通市公安局食藥環偵支隊工作人員宋利説,這類犯罪組織化程度高,犯罪鏈各環節分工細致,從原料到包裝盒,從膠囊殼到商標,都有專門的團夥在生産。   ——線上購置機器原料,網絡聯係、快遞發貨。 宋利説,一個“三無”保健食品生産窩點只要花兩三萬元買臺灌裝膠囊的機器即可生産,有的添加臺攪拌機,效率會更高,而原料藥、包裝盒、膠囊殼、商標等往往都是從網上購買。

在整個犯罪鏈上,各個團夥之間並不一定互相認識,主要通過網絡社交軟件聯絡,通過快遞發貨。   ——銷售套路多多,緊盯中老人群體。

假冒保健食品銷售方式多種多樣,有進入實體店銷售的,如東縣最近破獲的這起案件,最初的線索就來源于對當地9家性保健品店的檢查,警方循線追蹤,最終在河南搗毀兩處生産窩點。   更多的是網銷、“會銷”、電話直銷等形式。 山西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保健食品化粧品監管處處長李勇軍説,“會銷”的主要對象是老年人,套路主要有四點:一是以健康養生為噱頭,編造包治百病的“神奇陷阱”;二是以專家義診為招牌,制造不可或缺的“恐慌陷阱”;三是以免費活動為誘餌,捏造千載難逢的“便宜陷阱”;四是以關愛老人為幌子,虛造噓寒問暖的“親情陷阱”。

  電話直銷主要是成立專門的電話銷售窩點,通過非法購買公民個人信息,獲取潛在消費群體,多為慢性病患者、老年人等,再組織招聘話務員,培訓推銷技巧,以“科學概念”“專家診斷”和“開業酬賓”等多種方式來兜售偽劣保健食品。

  經過層層包裝,一些有毒有害的假冒保健食品甚至擠進微信群、朋友圈,變身“爆款保健品”。

近日浙江臺州警方破獲的一起有毒有害食品案中,不法分子通過微信朋友圈等網絡平臺,不到兩年就售出4200萬盒有毒有害保健食品。

  重點監管農村地區和城鄉接合部,加強對中老年群體科學普及  “發現難、取證難、全鏈條打擊難。

”經過多輪專項打擊,南通公安直言當前打擊偽劣保健品犯罪有不少難點。

  李春雷分析説,為躲避打擊,假冒偽劣保健食品生産、銷售犯罪鏈各環節既相對獨立又相互配合,大多在不同地區分段生産,各自加工,分級銷售,要將一條犯罪鏈徹底摧毀難度很大。   針對“三無”保健食品犯罪特點,李春雷、宋利等建議,相關打擊、監管部門應加強與有關網上商城、社交軟件開發企業合作,加強網絡數據監控。 有關電商企業也要承擔應有的社會責任,協助國家有關部門加大打擊力度,不讓國家明令禁止的藥物和假冒偽劣産品在平臺上肆意流通。   陳剛認為,要重點加強對農村地區、城鄉接合部的監管。

城鄉接合部之所以成為犯罪分子設置生産、銷售窩點的理想地點,主要是因為這裏人口流動性強、監管薄弱。

應在這些區域加快推進網格治理,不留監管空白。   李春雷表示,在嚴厲打擊、強化監管的同時還應有針對性地加強保健食品科普宣傳,如組織志願者進社區宣講,幫助老年人正確認識保健食品功用,甄別相關欺詐和虛假宣傳行為,全面壓縮“三無”保健食品制售空間。 (參與採寫馬曉媛、孫亮全)+1。